J-ing

我从未听肉体谈论过灵魂,我听灵魂每次都谈论肉体
~孤独的意义

回到顶部

一直下雨的周二

风呼呼地灌进来

风扇都被吹得转个不停

像在拍恐怖电影


晚饭后,一同事约去自由行

我内心极大地抗拒着

我的不安全感仍在极大地主导我的行为

让我对熟悉环境的依赖性极大

所以对于穷游式的自由行

我怀着崇敬

却并不羡慕


她一直在开导我

我的家庭环境我的父母无论哪一样都不可能导致这样懦弱的我

或许这是人们的惯有思维吧

父母健康开朗好客,家庭不算太差

应该是个无忧无虑的阳关积极活泼开朗的孩子才是。

旁人如是问,父母如是问。

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是这样的我

我很是自责我是这样内向的我

我很焦虑

也曾逼迫自己去说话

但这只会让我疑惑

这个世界为什么会有我?

如果大家都不满,为什么我会存在?

评论(2)
热度(1)
©J-ing | Powered by LOFTER